援藏干部王猛:援建也是“诗与远方”
发表时间:2018-11-09 来源:北京日报
字体: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
作者:金可

 

 

王猛(右)

  “当雄只有两季,一个是冬季,另一个是大约在冬季。”

  当地人的话果然不虚,10月4日,当雄就下雪了。

  雪,连下5天,纳木湖乡的积雪几乎没过膝盖,晚上的气温已跌破零下5。王猛瞅着窗外,紧锁眉头,他抄起电话,飞快地拨了一串号码,急吼吼地喊:“幼儿园供暖改造得赶紧做完,不能让孩子们冻着……”

  王猛,昌平区委组织部干部,第八批北京援藏干部,现任当雄县委常务副书记。

  “当雄苦、尼木穷”,在北京援建的地区中,这两个地方条件最艰苦。

  当雄县,距离拉萨市区170多公里,海拔平均超过4300米。当过12年兵的王猛没想到,初到当雄,走路竟然基本靠“挪”,动作稍大点儿,就缺氧。头晕、头疼、心悸、恶心、呕吐、失眠……各种高原反应反复折磨着王猛。“有人说,在当雄工作,第一年拼的是底子,第二年拼的是药,第三年拼的是精神。”王猛说着,胡噜了一下头发,刚来当雄两年,头发已白了一半。

  王猛,很拼。

  进藏第一天,王猛就换了个新网名——“跨越喜马拉雅”。翻开他的微博,大多是“诗和远方”,很文艺——

  “……去洁白的高原雪山,去金色的草原湿地……”

  “在美丽的藏北羌塘草原,做一个月的高原牧民,带着十月的幸福与微笑,驱赶着牦牛和羊群……”

  这文艺背后的艰辛,只有王猛自己知道。

  “腾格里海(纳木措)”,如同镶嵌在雪山草原间的蓝宝石,风景虽美,但自然条件恶劣。“从拉萨到当雄,过了堆龙德庆区你就会发现,连树都少了,相对含氧量只有50%至60%,堆龙德庆还能种点青稞,我们这儿连青稞都种不了。”王猛说,“当雄县5万余居民,牧民超过九成,我刚来时,建档立卡贫困户就有8280人。”

  帮牧民脱贫,是王猛拼的原因。

  喘着粗气,翻山越岭,走遍了乡镇、村子,王猛想出了两招。

  第一招,牦牛入股。

  以前当地牦牛大多散养。当雄冬季漫长,牦牛掉膘严重,有的牦牛甚至饿得在街上啃纸箱子。

  散养不行,就集中饲养。

  王猛推动当雄县率先成立高原现代化畜牧业产业示范园,还创造性地提出牧民可以“牦牛入股”,由牧场集中育肥。

  这一招成效明显,今年1月,牧场中约400头牦牛共增重6711公斤,平均每头增重16.82公斤。如今,当雄牦牛肉已成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。

  第二招,卖水。

  去年,总投资1.2亿元的西藏纳木措圣水厂北京援藏产业扶贫项目正式建成,直接带动了当地297位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增收,人均一年增收1000元。

  为了给纳木措天然饮用水“纳措琼母”打开销路,王猛走到哪都揣着几瓶“纳措琼母”,逢人就推荐,“我们这水来自海拔7117米的念青唐古拉山。”

  有次到外地开会,王猛喝完主办方提供的矿泉水,就拿出“纳措琼母”,直截了当地说:“你这个水啊……一般,要不,试试我的?”对方还没接话,王猛就开始滔滔不绝,“念青唐古拉山脉中的纯净冰川自然融化,渗透至地表下480米的火山岩层,与海拔4717米的纳木措地下水融合,历经千年高寒、高压、高磁、高矿化,自然喷涌而出形成冷泉水,是珍稀罕见的天然含气水源……”对方来了兴趣,答应先来5箱试试。

  就连王猛宿舍楼下的小超市,都成了“纳措琼母”的“代理商”,王猛也搬来5箱试卖。

  神山圣湖之水,果然有魔力。

  在外地开完会,王猛就拿到了500箱的订单;小超市两周就卖出去180多箱;去年昌平农业嘉年华,王猛率队卖水,北京买水的电话都追到了当雄;今年7月,在全国援藏的工作会上,王猛带去3箱水,结果为当雄又拉来了一个地区的投资;本月,王猛更是签了一笔3万吨的大单……

  “我们的水没得挑!”王猛说着,拧开一瓶“纳措琼母”,猛灌一口,王猛坚信,牧民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,如这水一样,清冽、甘甜。

  身在当雄,王猛顾不上在北京的小家。爱人工作也忙,和孩子住在姥爷姥姥家。前些日子,王猛回了趟自己家,发现竟已结了蛛网……想起家人,王猛红了眼圈,他摆摆手,继续说当雄,又渐渐兴奋起来,“今年,当雄顺利脱贫摘帽了!”

  “天下没有远方,有爱就是故乡。”这是拉萨著名的实景剧《文成公主》中的台词,王猛很喜欢,他愿意为这片神明“挑选的草原”(当雄)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勤劳。

(责任编辑:曾龙)

网站编辑:唐明涛

友情链接

www.yubangbang.com,www.jngjprj.com,www.gkhbkj.com,www.shhxidi.com,www.nh-edu.cn,www.huoyayumai.com,www.stone668.com,www.dark-green.cn,www.sichuan517.com,www.qdjcfc.com